美国亚裔-中文资讯、网络微视、美式教育、企业营销、文化活动
达拉斯 Dallas 美国东部 美国西部 美国其他

这是你配得的! 晓丹/文

添加时间:2015-01-04 12:19:11 | 作者:|  晓丹| 浏览:

    题记:晓丹,旅美诗人、作家!品读她培养优秀女儿的感言:于生活诗心,于儿女爱心!

 

 “妈咪,Home Coming 还有两周就到了!”女儿兴奋地说。

Home Coming,那是什么?”我正忙着,心不在焉地问。

“你忘了?去年哥哥参加Home Coming的时候,是我给他的女伴莲娜做的花坠。莲娜为此开心了好多天呢!”

哦,想起来了,那是高中生最热衷的一个派对晚会,分两天举行,周五晚上是橄榄球赛,周六晚上是正式的交谊舞会,年轻人双双对对前往参加。这样的活动全美国每一所高中都会举行,为的是给年轻人提供一个正式社交的场所和机会,也意味着他们已经长大成人。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Home Coming 可是一件大事!

“那么今年谁请你搭伴?”我问。

“杰米。”

“哦,我还以为是德尔。”

“德尔和麦克都请了我,但我决定接受杰米的邀请。”

“为什么呢?”

“因为德尔朋友多,他还可以有别的人选,而杰米性格腼腆,如果我拒绝他,他大概不再好意思请别人了。”

“那德尔会不高兴吗?”我知道女儿跟德尔关系很近,他是我家邻居。

“不会,德尔知道我的想法。我的好朋友葛瑞丝希望德尔邀请她。”

这就是我女儿,总是很体谅别人,我给她一个拥抱。

女儿名叫Sarah,今年16岁,上十一年级,明年就高中毕业了。她性格活泼,为人热情,特别富有同情心,因此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教会,她的人缘都很好。这几个男孩子都是和她同龄的高中同学,又是教会的朋友,他们在教会有一个青少年小组,每星期五晚上在一起组织乐队,唱诗歌敬拜上帝,暑假还跟随青少年辅导员一起去别州作短期宣教,传福音。德尔因为住得近,俩人去教会总是同来同往。而杰米,他是教会牧师的儿子,一个性格安静的年轻人。

 

Home Coming 到来的前一个周六, 吃完晚饭,女儿对我说:“妈咪,我今天要出去,可能很晚回家。”

“去哪里?”女儿已经考到驾照,但每次出门我还是不放心,会仔细询问。

“去帮德尔和麦克做花坠。他们买好了材料,等我去帮忙。”

 

花坠,可是派对晚会上的一个重要角色,当男孩向女孩发出正式邀请,女孩答应之后,他要为女孩准备一个挂在胸前的花坠,周五晚上,女孩就会带着它去参加橄榄球赛,为自己热衷的球队作啦啦队。

 

通常每个学校的花坠都有自己独特的颜色和式样,完全配合自己学校的球队风格。社区商店也会有现成做好的出售。男孩也可以把材料买回家,找姐妹或父母帮忙做,这样当然更省钱。商店里现成的花坠也有不同尺寸,分大、中、小三种,当然越大价钱越贵,最大的花坠通常要150美金左右。对男孩来说,负责两晚上的所有花费,算起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些男孩因为零花钱积攒得不够,最后不得不放弃参加派对,不过大部分父母这个时候都会伸出援助的手,为了鼓励孩子参与社交,建立自信。也因为这样,大部分男孩子给女伴买的都是中、小号花坠,买大号花坠的并不多,当然带上大号花坠的女生在万人球场上,自然会赢得无数羡慕的目光。

 

 

女儿艺术方面的创意很强,参加全州举办的艺术绘画竞赛还拿过奖。去年我儿子参加派对时,就是女儿帮他的女伴做的花坠,只花了小型花坠的钱,却做了一个最大型花坠,创意构思比店里买的还好,这让我儿子的女伴为此快乐好多天!

女儿的朋友们都知道她在这方面很有一手,难怪德尔和麦克要请她去帮忙做花坠。

“你不是杰米的伙伴吗?”我问,“你怎么不帮他?”

“妈咪,你是真糊涂啊?正因为我是他的伙伴,才不能去帮他,这是他的责任啊!况且,男孩送女孩花坠,是一个惊喜,我不能事先看的,怎能去帮他做?”

“哦,我懂了。”我惭愧地笑笑。
 

 

那天晚上,女儿十一点多才回来。

我问她:“花坠做得怎样了?”

“做完了,做了两个最大的,他们很喜欢。”我敏感到女儿表情有点落寞。

“怎么了,宝贝?”

“没怎么……今天德尔和麦克在花坠店里遇见杰米了……”

“哦,怎样?”

“杰米的钱只能买一个最小号的花坠,德尔对他说你不应该让Sarah带着这个小花坠参加派对。杰米听了很难过,什么也没买就走了。”

“杰米不能也找别人帮他做吗?”我问。

“妈咪,他家他是老大,两个弟妹年级小,他妈妈身体又不好,我相信他不会去麻烦他妈妈。他好像在同学中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朋友,再说了,同学中会做这种花坠的人并不多啊!”

我把女儿搂过来,亲了亲她的脸颊,问她说:“宝贝,那你怎么想?”

女儿靠在我怀里,没有马上离开,带着疲乏的语气说:“其实我并不是很在乎,只是德尔他们这样说,让我有点儿……”

我明白女儿的心。德尔和麦克的女伴都是女儿最好的朋友,她为她们做了最大的花坠,她自己却不得不带一个最小的,她哪能做到一点儿都不难过?

我搂着女儿的肩膀,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来,问她:“宝贝,你是不是有点责怪杰米?”

“也不是,我知道他并不是不想给我大花坠,只是他确实没有那么多钱。”

“是啊,杰米爸爸作牧师,是靠会友捐献的钱养生,薪水本来就不高,还要养一家人,他妈妈身体又有病,杰米平时肯定是不会有太多零花钱的。杰米是个懂事的孩子,相信他绝不会为了派对晚会去向父母开口要钱。”女儿点点头。

我又说:“你当初拒绝德尔和麦克,却接受杰米的邀请,妈妈很为你感到自豪,知道你是个善良、有同情心的孩子。其实花坠大小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还是你,一点改变都没有。况且,你带着那个小小的花坠,上帝看你,却知道我们Sarah有一颗大大的爱心!”

听我这么说,女儿转过身来,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她伸出双手勾住我的头颈,贴着我的脸,甜甜地说了一句:“妈咪,谢谢你!”

 

 

Home Coming 终于来了!

 

那个周五,女儿早早打扮好,等着杰米到来。看着女儿长长的头发卷成大波浪,本来就漂亮的脸涂上了迷人的晚妆,一件充满青春朝气的天蓝色晚礼服穿在身上,使她显得格外动人。哦,女儿真的长大了!我从心里发出感叹。

 

门铃响了,女儿跑去开门。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黑色领带的年轻人,一脸灿烂的笑容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花坠,天呐,那个花坠,简直可以说是巨大型号!

望着那个几乎有大半个人那么高的花坠,女儿愣住了:“哦,杰米,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故事。”杰米笑着说。

我赶紧请杰米进屋坐一会儿,让他给我们讲讲这个小故事。

原来,那天晚上,女儿帮德尔和麦克做好花坠,她离开之后,德尔和麦克望着两个大花坠,沉默了很长时间。过了一会,麦克问德尔:“你在想什么?”

德尔说:“我在想今天遇见杰米,他离开商店的时候都快哭了……”

麦克说:“是啊,就因为你说的那句话嘛。”

“你不觉得Sarah的确配戴一个最大的花坠吗?”德尔说。

“那当然,可是杰米没有钱。”

“我想帮他!”德尔望着麦克打定主意地说。

“是吗?你真这样想吗?那我也参加一份!Sarah的确配得一个最大的,你看她为我们做的……”麦克也打定了主意。

 

第二天,德尔和麦克去商店买了一个最大最漂亮的花坠,花坠中间嵌着一个小熊宝宝,一按小熊宝宝那个黑黑的圆圆的鼻子,还会有一闪一闪的灯光出现,那实在是店里最贵最好的一个花坠了!

他们把花坠给杰米送去,杰米却怎么也不肯接受,他说那是他自己的事,不要别人管。

 

德尔对他说:“我和麦克原本都想请Sarah作派对伙伴,她先答应了你,现在你一个人作她的伙伴,带着三个人的心意,这个大花坠,难道不是她配得的吗?难道你真的要Sarah戴一个最小的花坠吗?”

 

杰米望着那个大花坠,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说:“就算是我向你们借的,我已经在超市找到一份周末的零工,等我挣到钱,就还你们!”

故事讲完了,杰米对女儿说:“来,我帮你戴上它,这是你配得的!

女儿一脸幸福的笑容站在杰米面前,杰米小心翼翼地把花坠挂在女儿的颈项上。

望着俩个纯真可爱的年轻人, 我不知怎么的想起自己的少年时光,眼眶忽然湿润,但心里却发出由衷的笑来!

时间:0000-00-00 00:00:00

0
用户名: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平台团队 | 诚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布莱诺市亚裔文化节 神州合唱团 北德州亚裔摄影学会 布莱诺市国际文化节 美南美南报业集团 美国达拉斯市政府 搜房网--美国 霍克黛女子学院(达拉斯著名女校) 美中中国工程师学会-达拉斯分会 品拓互联 hibaby.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