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裔-中文资讯、网络微视、美式教育、企业营销、文化活动
达拉斯 Dallas 美国东部 美国西部 美国其他

2015初夏 波罗的海之行随笔之(二)

添加时间:2015-06-23 05:38:29 | 作者:|  田吉民| 浏览:

 

    (田吉民/文)曾记得,上一个世纪八十年代走出国门的海外学子, 似有共同的理念及座右铭: “不经一番风霜苦, 难得寒梅吐清香”. 如今,“驴友远行 –潇洒人生”渐成新时尚!吾等此次北欧之行, 身不由己地先后三次撒腿狂奔, 与时间赛跑; 演绎旦夕祸福!

 

                   

其一, 飞机误点 – 转乘国际航班之烦恼:

      

    鉴于在达拉斯国际机场虽是于正点登上飞机, 却因航班机师调试计算机系统延误了一个小时才起飞。仅带随身行李箱的我们,原本留有两个小时在新泽西换乘国际航班飞往伦敦希思罗机场,因而在飞抵新泽西剩下不足30分钟之后及时换乘国际航班就变得希望渺茫 – 出师不利!

   

    然而, “不见黄河不落泪!” 我们还是卯足劲头, 毅然决然地朝着相距甚远的国际航站大楼撒腿狂奔! 其间, 驴友中的电脑专家急中生智, 环顾四周后挺身拦下一辆正在行驶中的机场公务车, 三言两语说明紧急情况. 于是乎, 司机便挥手让我们上车, 并以手机通报相关航班机组. 继而这位善解人意的非洲裔司机使出浑身解数, 左驰右绕抄近路, 最终将我们安全送到空荡荡的登机门前. 当见一位空乘人员匆匆走出,让我们将手提箱统统转为托运; 直接由传送带送至飞机舱底。

      

我等在众目睽睽之下, 诚惶诚恐地找到自己的座位, 立马系上保险带。尚未定心飞机就在轰鸣声中加速升空, 向着大西洋彼岸的英伦三岛展翅飞翔……

 

    当我们平安飞抵目的地, 在行李传送带上相继取回那些业已被压得有些变形而无法竖立的手提箱时, 仍然心有余悸: 机票优惠添烦恼, 出师不利箱见拙!

 

其二, 瑞典国王御驾亲征“添堵 – 扰民 ”: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到访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之时, 对于参观那处每年都要颁发诺贝尔大奖的市政府大楼(Stockholms Stadshus)情有独钟。岂料, 当我们兴冲冲地赶到那里时却是吃了“闭门羹”: 所有游客都被一群荷枪实弹的瑞典皇家特警拒之门外, 并被告知: 眼下, 瑞典国王御驾亲临, 正在现场办公. 为了安全起见, 不但这里的所有办公场所都已被关闭/不对外开放, 而且还实施了严格的交通管制!

    

     无怪乎, 清早我们于游轮靠岸后便冒雨排队购买了游览市区的往返车票, 结果却是久等不见来车; 继而购票的游客都被依次安排到游艇上先行观赏海滨风光, 其后再绕道前往市政大厅; 或许算是对雨中游客的一种补偿。

 

    此时, 天空虽已放晴, 但海风阵阵, 寒气袭人. 吾等一行作为神州学人, 原本对于诺贝尔颁奖典礼充满了神秘与敬畏之感; 对那些能够直接问鼎科学最高殿堂的获奖者更是顶礼膜拜! 如今颁奖的礼堂虽是近在咫尺, 被刺骨海风吹得晕头转向的我们, 却只能簇拥在高墙之外 面壁思过”; 虔诚的“朝圣者”之满腔热情瞬间荡然无存!

       

    的确, 为了实施此番北欧波罗的海之行, 我们这般来自美南的“山寨牛仔”, 首先上网浏览了所需信息;可谓有备而来! 对于西域坊间质询国王的 犯上”,早有耳闻:   

   

    2011年的5, 瑞典有个黑帮老大出了一本名为《瑞典教父》的自传, 书中提及那位身为一国之君的风流韵事: 与艳舞女郎的不雅照片, 一度让时年65岁的国王卡尔十六成了新闻人物/舆论焦点!

        

     据悉, 迄今在瑞典历史上最为本国民众认可和爱戴的君主, 莫过于这位当代的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 这里不妨与读者分享七旬国王的超凡脱俗之处:

       

     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是贝纳多特王朝的第七位君主. 1946,小卡尔·古斯塔夫的呱呱落地曾令瑞典王室上下一片欢呼! 因为他已有四个姐姐,王室急切期盼着一个将来能继承王室大业的男孩的出世。一年之后,小卡尔·古斯塔夫的父亲不幸遭遇飞机失事身亡. 尚在牙牙学语的卡尔·古斯塔夫便成为祖父古斯塔夫六世的法定继任人. 为了培养出一位称职的国王, 祖父和母亲对他自幼年起就进行严格的教育。 

 

    卡尔·古斯塔夫从小学开始就读于公立学校. 1966年中学毕业后, 他便在海军接受了两年军事训练随后他又进入陆军和空军受训, 获得海军/禁卫军和空军军衔。

 

    继而,卡尔-古斯塔夫又先后在乌普萨拉大学和斯德哥尔摩大学攻读国民经济、政治、社会学和历史, 并在经济界、工业界、政府、发展援助和外交界进行了大量实习. “十年磨一剑”, 是作为一个欧洲王室成员— 特别是国王所必备的履历。

1973, 古斯塔夫六世驾崩,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正式登基即位.起初还有人怀疑, 这位年仅 27岁的年轻国王能否为瑞典民众所接受。

 

然而, 这份忧虑被证明是多余的. 在盛况空前的加冕仪式上,卡尔·古斯塔夫的一番肺腑之言即刻温暖了民心: “我的祖父被誉为现代君主的典范, 他和王后喜好平静自由的生活. 他们虽身处王宫深院, 但凡事尽力自己动手, 极少用人.他们经常带上孩子去自家经营的农场中耕种劳作, 冬天便一同滑雪度假.三个子女维多利亚公主、卡尔-菲利普王子和玛德琳公主自幼接受平民化教育,与普通人家孩子无异.按照瑞典新颁布的法律, 国王的第一个孩子是王位继承人, 长公主维多利亚因此成为女王储.生长在主张平等自由的现代瑞典, 这样一位未来瑞典女王的前程, 将是美好和富有时代气息的; 是我的榜样……”

 

    风水轮流转, 历史有巧合. 三百多年前, 集荣耀与辉煌于一身的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Christina of Sweden, 1626-1689)正是于27岁宣布弃位! 此举在当时震惊了整个欧洲. 关于女王弃位原因的争论一直延续至今, 但其中有一点世人有共识: 女王本人极度厌恶婚姻. 1933, 美国的好莱坞制片人还据此编剧拍摄了既叫好又卖座的历史大片《瑞典女王》. 颇为有趣的是: 当代瑞典国王却是于27岁顺利继承王位,诠释完美人生“晚节不保” – “艳照门”之阴影忽隐忽现的历史新篇章……

       

    我们一行在试图参访诺贝尔颁奖殿堂的过程中耗费太多时间, 其后在参观瓦萨沉船博物馆(Vasa Museum), 面对巨无霸的高翘船首与船尾布满精美绝伦的雕刻叹为观止, 继而流连忘返!

   

    无疑, 在海滨都城现有的50 多座博物馆中, 坐落在斯堪森岛上的瓦萨沉船博物馆既有人气又接“地气”: 瓦萨是一艘古战船之名, 它是奉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的旨意于 1625年开始建造的.这艘战船原本是单层炮舰, 可当国王得悉海上宿敌丹麦已拥有双层炮舰, 便不顾当时本国的技术条件, 下令把炮舰改造为双层.  

1628 8 10 , 斯德哥尔摩海湾风和日丽, 一艘旌旗招展、威武壮观的大型战舰, 在岸上人群的欢呼声和军乐声中, 扬帆启航. 岂料刚刚行驶百米之遥,一阵微风吹来, 瓦萨号战舰随即摇晃了几下, 竟在瞬间连人带船沉入 30 多米深的海底!

 

     三个多世纪过去, 1959 年有关方面开始着手进行打捞, 直到 1961 4 24 ,这艘在水底沉睡了 333 年的战船才重新露出水面! 之后, 经过潜水人员和考古人员的艰苦努力, 终于在沉船附近和船体内部找到了大批极为珍贵的实物。

 

1964 , 在打捞沉船的现场建起了一座颇具规模的水上博物馆, 并正式开放。为了既能便于游人就近参观, 又能妥善保护文物,博物馆的设计者根据舰船本身的布局, 沿船体四角设了双层看台. 除去支撑船体的下部吃水部位外,观众一走进馆内,即可看到舰船底层的内部设施; 登上一层楼后, 在高台走廊上可将船上的景物一览无余。这是一艘共有 5 层甲板的军舰, 上面有 64 门大炮. 第一斜桅下蹲着一具巨大的金狮塑像, 船尾龙骨有 6 层普通楼房那么高, 分为 50 多层, 精雕艺术品700 多件,简直可以和瑞典皇家宫殿媲美!

 

我们身临其境, 美不胜收: “瓦萨”号战舰不仅是世界上被打捞起来的最古老和保存最完整的战舰, 而且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宝库; 船上装饰的各种精美雕饰, 表现了在 17世纪文艺复兴晚期影响下瑞典流行的巴洛克艺术风格.

        

    然而, 那三百年前近似荒诞的“世纪船难”更是让世人痛心不已; 以至于我们在下午三点钟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瓦萨博物馆, 而四时半后游轮就将启航!

        

    所幸, 刚刚走出博物馆, 返程的旅游车就及时到站. 我们上车后一路谈笑风生, 意犹未尽: 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然而, 就在旅游车驶抵瑞典王宫的近旁, 司机靠边停车后却是让全部乘客离去, 并告知这里是他的用餐和休息之处. 说罢, 司机便拂袖而去!

        

    此处距海港尚远, 30分钟后游轮就要启航! 顿时, 我们个个惊慌失措, 突发  “心绞痛”, 我们的护照证件与行李均在船上, “浪迹天涯沦落人”正面临着严酷现实!

       

    说时迟 – 那时快, 当见一辆属于同一公司的旅游双层大巴迎面驶来, 招手即停! “哇噻, 天无绝人之路!” 我们又有了一线希望! 驾车司机是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移民, 对于我们的处境深表同情. 他一边急速超车驾驶, 一边不停地讲笑话安抚我们.

        

    眼见港口就在前方, 道路却是突然变得狭窄, 只能单车通行且有红灯阻挡; 此时已是下午4点半钟, 开船大限已到!

         

     心有余力不足的司机, 赶紧打开汽车门, 让我们动用“11路自行车”, 迈开双腿追赶目标! 我等立马激情焕发, 纷纷拿出当年跑100米冲刺时的勇气, 玩命狂奔!

         

     就在此时, 我们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 我情不自禁地回头张望, 发现他们是同一游轮上的印度青年男女. 这帮人跑得比兔子还快, 超过我们后直接冲到业已关闭的码头入口处, 齐声呼唤! 至此 我们一行终于得救了!

 

其三, 一而再,再而三, 有惊无险; “柳暗花明又一村”:

      

    正如随笔之一所述, 我们一行在波罗的海巡游将要结束之际, 遭遇更大的麻烦。在乘坐飞机返程途中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中转时, 却是被机场的管理人员忽悠得“四处流窜”, 狼狈不堪: 两次过海关/两次过安检, 折腾两小时后国际航班竟被取消!

       

    所幸, 我们经过几番激辩交涉—据理力争, 此行最终维权成功: 当日下榻机场的四星级宾馆, 免费食宿。继而, 故地重游荷兰首都老城区; 感受十年轮回的别样意境: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中西交融话心语, 桃花源寻乐无穷!

时间:0000-00-00 00:00:00

0
用户名: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平台团队 | 诚聘英才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布莱诺市亚裔文化节 神州合唱团 北德州亚裔摄影学会 布莱诺市国际文化节 美南美南报业集团 美国达拉斯市政府 搜房网--美国 霍克黛女子学院(达拉斯著名女校) 美中中国工程师学会-达拉斯分会 品拓互联 hibaby.asia